中国奇石网   注册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RSS
 
 
 
 
  首 页 ┊  石界动态 ┊  奇石展会 ┊  精品销售 ┊  石种介绍 ┊  石友风采 ┊  奇石文化 ┊  社团介绍 ┊  各地石市 ┊  奇石博物馆 ┊  书籍报刊 ┊  奇石论坛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石友风采 > 石友风采

此处无声胜有声

时间:2009-06-04  来源:石友杂志2008年4月第四期  作者:郭建立  

此处无声胜有声

——记李德伟和他的不言斋

   郭建立

滔滔黄河,九曲回肠;黄河奇石,天下闻名。

精美奇石,摄魂夺魄;捡石之风,浩然兴起。

在黄河中游,有一个叫新安的地方,更因位之优越、石之绝伦、捡石阵容之庞大让石界瞩目、赞叹。

2002年,在新安的捡石队伍中多了个叫李德伟的人。

那年,李德伟步入不惑之年。

四十岁,年富力强,在习惯于以名利衡量做人价值的世俗的目光中,李德伟的举动显得不合时宜,身为医生,可借医术赚钱;擅长写作,可凭文章扬名。阳关大道,偏偏淡出,竟要躬身于幽谷荒滩、寻觅于山川河畔。

也许,明白他心意的,只有架上的一盆幽兰、窗前的一轮明月,还有身后布满坎坷、写满艰辛的道路。

他捡石,捡的是崇尚自然、归真返璞的天性;

他觅石,觅的是心石相融、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出生于贫困家庭的李德伟,幼年时遭受父亲离世的厄运;少年时,爱好文学,却因家境困顿不得不放弃文学的梦想。18岁,试图学医改变家庭的命运,而病魔却无情降临到他的身上。索性

 

拿自己试验,探索医术,终于战胜病魔、学得克顽专长。步入医界,成当地名医,却又割舍不断文学的情结,白天悬壶济世,夜晚砚田笔耕。待医文并举,才情纵横,却改变不了为人耿直、不平则鸣的个性。

搏击,抗争,求索;

幼年,少年,青年;

弹指间,韶光已逝,鬓染霜花,步入四十岁的门坎。

回顾来时的路径,顿感时光匆匆、人生苦短,始知功名利禄,无非过目云烟;人活于世,就要活出做人的内涵,活出一份不为行役的率直、坦然。

环顾大千世界,能容纳半世风雨,寄托一片冰心的只有历经岁月磨砺依然坚硬如初、光明磊落的奇石。

德伟选择了奇石,既是人生的幸运,也是奇石的造化。

石界有句行话:不怕无石,只怕无眼。”

再精妙的奇石,遇不到睿智的目光、心性相通的知己,也只能弃身于荒谷,没身于江河。

历尽沧桑的石,饱经风雨的人,就这样相遇,石无言,胜过千言万语;人无声,强似万语千言。目光相触的刹那,该是惊鸿一瞥的怦然,该是蓦然回首的灿烂。

就这样,把功名抛在身后;

就这样,把坎坷踩在脚下。

穿过流言的风雨,拨开世俗的迷雾,出门去,朝霞相迎;归来时,明月相送。热时,携一缕清风擦汗;冷时,撷一枚红叶取暖;渴时,掬一捧山泉啜饮;饿时,采一把野果充饥。

寒来暑往,竟为石狂;

披星戴月,甘之如饴;

都云捡者痴迷,谁解其中的妙趣?

大凡捡石者,可分为三种,一种为利,一种为趣,还有利、趣兼有;为利者,受利益驱使,纵有慧眼,缺乏慧心,真正称得上境界的是为趣,不带任何名利的掺杂,捧着一颗无暇的心灵,以敬畏自然、纵情山水的意念全身心体会石中的妙趣。

而在趣中,有人能感觉到石中的妙趣,但却受自身文化素养的限制,只能浅尝辄止;有人文化素养虽高,但阅历太浅,虽有文化视觉,但缺乏人生的哲思和况味;只有具备一定文化素养,又有丰富的阅历,才能达到石人合一的境界。寻寻觅觅,与中意的石相遇,一石之上,可以思接千载、视通万里,对石头审美的定位恰如其分,恍如与石心有灵犀,心心相印,冥冥之中早有前世的约定。

文化素养、丰富阅历赋予了李德伟广博的视野,独特的悟性。几年来,他收藏奇石数百方,在媒体、杂志上撰写关于奇石的各类文章百余篇。

论石,见解独到,纵横捭阖;

品石,入情入理,妙趣横生;

咏石,穷形尽相,富有神韵。

更可贵的是,他没有局限在仅对自己藏石的品咏,对石友拥有的精妙奇石,一样乐不可支、极力推介;同时,对石界一些目光短浅、私挖滥采的破坏行为,痛心疾首、大声呼吁,这又体现了他爱石、惜石的情怀,高瞻远瞩的目光。

纵然对石头一无所知的人,通过他,也可以轻而易举地走进瑰丽无比的奇石天地,深深陶醉其中,甚至产生与石相见恨晚的自责,引发对人生的悠长思索。

德伟把藏有百余方奇石的雅室取名不言斋。

当你步入不言斋,一方方供于案几上的奇石,千姿百态,令人目不暇接,惊叹连连。这哪里是一间聚积奇石的斗室,分明是集日月精华、纳山川灵秀而组成的奇幻无比的大千世界的浓缩:有喷薄欲出的旭日,月华如洗的满月,残阳铺水的瑟瑟,沙场点兵的豪迈;这边圣人传道,那边高士归隐,回身又见达摩坐禅;沉浸于春江水暖的江南,亭亭玉竹又荡起清风,未走出楼兰遗梦,竟又逢茫茫戈壁上空旷的烽火台。花间踯躅的李白望月怀乡;怒发冲冠的岳飞仰天长啸;赴安源的青年毛泽东,一袭长衫,英气逼人。背井离乡的剑侠,十年磨剑,披星戴月走出深山;头戴斗笠的渔翁,置身孤岛,寒江独钓。险峻的华山直插云霄,滚滚钱塘潮汹涌而来,大漠之上夕阳残照、驼铃叮当。还有凌然而起奔月的嫦娥,身穿和服的东瀛少妇,遗世独立的绝代佳人”……美哉!妙哉!奇哉!面对此景,怎可无酒痛饮,待要举坛时,才发觉原来酒香扑鼻的古坛竟是一方造型酷似的奇石。

难道你的思绪紧紧局限于此?不,不,你当然会骑上思绪的骏马,驰骋于与石相伴的时空长廊,女娲补天、燧石取火、和氏献璧、孔明布阵、大闹天宫的石猴,贾宝玉项上的通灵宝玉,还有蜿蜒于崇山峻岭的长城,直插天际、巍峨挺拔的金字塔......

透过人看石,天高地阔、石破天惊;

透过石看人,顶天立地、傲骨峥嵘。

似有千言万语激荡于胸,又似乎道尽万语千言难摹拟石中万分之一的妙处。

不言斋——无声胜有声!

上一篇:一个寻找额河奇石灵魂的新疆老者
下一篇:返回列表
 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
苏公网安备 32031102000101号